世界独自喧嚣

  风敲竹  

铁道旁赤脚追晚霞 

玻璃珠铁盒英雄卡 

玩皮筋迷藏石桥下 


放学路打闹嘻嘻哈 

田埂间流水哗啦啦 

我们就一天天长大 



听着歌 看着歌词一个个字一排排对的很整齐

可是脑海中的歌词却早已是小学下课时候的模样

全一下子活着跳开 闲散开 迫不及待的奔出去了

闹了散了 四溅的孩童的笑声就和琅琅的读书声一样悦耳


如果途径学校门口 你一定会忍不住发笑 听着下课时候轰轰稚稚的闹腾声 

心里想着 真美好啊。



真美好啊 

什么都不知道的年纪

什么都想知道的年纪

什么都不在乎的年纪

什么也在乎的年纪

觉得啥事都新鲜

又觉得比那个啥事更新鲜的事情一件又一件的年纪

什么要紧烦恼也没有

却偏偏要给自己找些重大烦恼的年纪


还记得因为贪看同学家不小心飞进去的猫头鹰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回家

一出同学家门 天居然黑了


也没有多想 天很黑 我一个小小的身影 走的很快

回家的路上有个长长的坡 两边是树 

一到夏天 满山坡的萤火虫

无论见过多少次 这情景都足以把我惊在原地不能动许久 


之前回家的时候都是傍晚 也不过看到牵牛花都谢了觉得神奇

天黑透了 没有路灯 路边人家都认识 路边的狗也都和我熟识 所以居然并不害怕


走走跑跑 

一抬头 都是萤火虫。






而家里面

妈妈以为我丢了找我找的急的哭了 谁也没在回家路上见到我 大家也慌成一团


所以当我蹦蹦跳跳的回家时 他们都诧异的望着我 

我则是在他们的注视下不知所措的放慢了脚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望着他们。

突然一个阿姨说 咦 你怎么回来了!???你妈还在到处在找你 都急死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 你爸也从城里赶回来了!

还好你回来了!

没丢!!

哎呀快给孩子他妈打电话!


我觉得奇怪 我怎么会丢了 我就是看了一小会猫头鹰啊...一不小心看久了...那个猫头鹰的头转来转去好好玩 。 但是这个念头只是一小呼   一想到妈妈急的哭了 我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得自己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大错事让妈妈担心了 也不知道怎么的哇的一下哭了


后来妈妈赶回来了 看到我又气又欣慰 看到妈妈眼睛还红红的 我又哇的一下哭了 

在知道我居然只是在同学家看猫头鹰 还傻傻的看了那么久后  妈妈更是又气又好笑 也没舍得骂我 


这件事情过去许久了


我到现在还是奇怪 猫头鹰有啥好看的...我居然看了这么久...

这几乎变成了一件百思不得解的事情。


到现在 那天的事情都不可知

包括猫头鹰的头到底是怎么转的...是不是有催眠的功能...天到底是怎么黑的...时间在那天为什么过得那样快 一应不可知。




我只记得


我家飞进来一只猫头鹰!被我爷爷抓住了!!

真的吗??????...............我能去看吗?!!

当然啦!!走 带你去!


..



那时候啊 猫头鹰一定是值钱的 不像现在 是不值得看一晚上的。



那时候啊 一路猫猫狗狗都是我朋友 走哪都有狗摇尾巴 有时候上学路上 一路撒骨头 

那时候啊 提到理想 站起来的同学都说北大清华 可能因为只听过清华北大吧

那时候啊

那时候啊 我们轻的可以从大桂花树的枝桠上滑下来 掉到草地上 并且乐此不疲

那时候啊 可以在我妈上晚自习你妈上晚班的时候偷偷约着 翻山越岭(哈哈哈没有那么夸张但是的确很远路)跑到你家来下五子棋

那时候啊 最喜欢逃午睡课 街上小巷乱钻乱逛 睡觉就挑大桂花树下的阴影 草地里缀满桂花 满身青草桂花香

镇子小 还要时常小心着班主任 几个人约好去捉鱼 跌到河里全身湿透 对着太阳一晒就干了

那时候啊 几个小伙伴各种奇怪的排名都给整出来了 风云一时琅琊榜好嘛

那时候啊 十分钟可长可长了 居然可以拿来跳那么久的皮筋。不像现在 手机一开 下了课又要上课了。

那时候啊 大白兔是真的黏牙 吃许多会被骂

那时候啊 喝AD钙奶 都觉得自己幼稚 反正没大学的时候喝着坦然哈哈




那时候啊 我们学校后面有一条河。

河边的柳芽刚生出的时候 比幼猫的尾巴还柔软 嫩的人心醉


好好上学 大家却喜欢正路不走 翻山走小路 七绕八绕还感觉自己探了个险

工厂前面的铁栅栏总有几个口被人给撑大了  好路不走 就喜欢在那些稍大些的铁棍间隙钻来钻去



小时候那棵桂花树简直就是最神奇的地方 一到中午 我们五六个通通麻溜的上树躺着坐着骑着 无忧无虑的闲聊着 聊着聊着就从枝桠上坐着往下滑 


枝桠可不像滑滑梯,上去 忽的一下下来  从头直到尾 用家乡话说就是直卜隆通,

枝桠滑起来却是奇妙的 每一次滑的感觉都不一样 

上面是滑 能感觉到枝干的结实 渐渐快到枝尾 就是荡和下坠的感觉 往往这种感觉还没尝够 然后一个惯性 枝尾一扫 加速就下去了 

灵巧的落到草地上 草地摸到赤着的双脚  一片柔软 

还感觉 空空的 余留了一丝念想 仿佛没有足够。

 

像精致的点心 小巧到极致 刚刚刺激了味蕾 快要爆炸的时候 突然烟消云散

吃多少遍 只觉得好吃 余味无穷 越吃越想吃 却 一次只一点  从来不会饱不会厌。


什么东西都不能满 不能溢 不能合并完全

不然就容易封闭丧失


不然歌词又为何唱 短暂总是浪漫 漫长才会不满?


因此漫长的日子里 有心的人才会有意识

自己制造惊喜。



滑树枝 这种微妙的感觉 在无比危险却心知肚明的安全 刻意的给你失重感的游乐园 我从来没有感觉到


有些东西 总是可遇不可求的。


那种蜻蜓点水荡涟漪的快乐

遗憾太快又喜于太快的快乐。




聪明如枝桠 让我无比怀念。


那棵从不说话的枝桠 默默承受了这么多小姑娘的童年时光 慈爱的伴着我们。


现在再回头看那棵桂花树 不仅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而且 ...那细细的枝桠

简直不敢想象有人居然从枝桠上滑下去 不怕摔伤不怕枝桠断掉 


也不可想象猫头鹰从头看到脚不过就几分钟结束的事情如何得以延长



所有不可想象不可解释的事情都是无解的


没有解 却有个简单的答案:





童年





所以我的确拥有一个大的可以装下我的童年的桂花树

也的确拥有长到可以浪费却不用愧疚的时间



拥有漫无边际的蓝天和漫山遍野的萤火虫


拥有着所有我现在不能拥有却已经拥有过的东西。




拥有 听着歌就可以回到的过去。




虽然不能触碰也不在眼前


但是闭上眼 历历在目 


闭上双眼 我还看的见。

.


.


.


.


.



.















说了这么多 六一儿童节真的不给我礼物吗╭(╯^╰)╮.......................................











哈哈 开玩笑啦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




附 歌词:

铁道旁赤脚追晚霞 

玻璃珠铁盒英雄卡 

玩皮筋迷藏石桥下 

姥姥又纳鞋坐院坝 

铁门前篮框银杏花 

茅草屋可有住人家 

放学路打闹嘻嘻哈 

田埂间流水哗啦啦 

我们就一天天长大 

甜梦中大白兔黏牙 

也幻想神仙科学家 

白墙上泥渍简笔画 

我们就一天天长大 

四季过老梧桐发芽 

沙堆里有宝藏和塔 

长板凳搭起一个家 

日子总慢得不像话 

叶落满池塘搬新家 

二十寸彩电皮沙发 

五点半大风车动画 

晚饭后纳凉星夜下 

萤火虫微风弯月牙 

大人聊听不懂的话 

鬼怪都躲在床底下 

我们就一天天长大 

记忆里有雨不停下 

蝉鸣中闷完了暑假 

新学年又该剪头发 

我们就一天天长大 

也开始憧憬和变化 

曾以为自己多伟大 

写了诗不敢递给她 

我们就一天天长大 

听磁带偶遇榕树下 

白衬衫黄昏木吉他 

年少不经事的脸颊 

呼~呜呼呜~ 

还以为自己多伟大 

写了诗不敢递给她 

小小诗不敢递给她


评论
热度(9)
© 风敲竹 | Powered by LOFTER